中兆律師事務所
當前所在位置:15选5预测号 > 案例研究 > 經濟法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10起人民法院國家賠償和司法救助典型案例

2018-11-21 14:15:27 15选5预测号 閱讀

國家賠償典型案例

1.丹東益陽投資有限公司申請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錯誤執行國家賠償案

2.劉學娟申請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刑事違法扣押賠償案

3.鄧永華申請重慶市南川區公安局違法使用武器致傷賠償案

4.鄭蘭建申請廣東省雷州市人民檢察院無罪逮捕賠償案

5.苗景順、陳玉萍等人申請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怠于履行職責賠償案

司法救助典型案例

6.***申請刑事被害人司法救助案

7.劉發金、徐全容申請刑事被害人司法救助案

8.謝蘭松申請民事撫養糾紛司法救助案

9.李洪清、陸成鳳申請行政訴訟司法救助案

10.常章海申請道交侵權賠償司法救助案

國家賠償典型案例

1.丹東益陽投資有限公司申請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錯誤執行國家賠償案

【基本案情】

在益陽公司訴遼寧省丹東市輪胎廠借款糾紛一案中,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益陽公司的財產保全申請,裁定凍結輪胎廠銀行存款1050萬元或查封其相應價值的財產,后查封丹東輪胎廠的6宗土地。之后,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丹東輪胎廠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10日內償還益陽公司欠款本金422萬元及利息6209022.76元。案件執行過程中,丹東市國土資源局依據丹東市政府辦公會議議定在《丹東日報》刊登將丹東輪胎廠總廠土地掛牌出讓公告,后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解除對輪胎廠其中3宗土地的查封。隨后,上述6宗土地被整體出讓,出讓款4680萬元由輪胎廠用于償還職工內債、職工集資、醫藥費、普通債務等,但沒有給付益陽公司。2009年起,益陽公司多次向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請求賠償本金10429022.76元及相應利息。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13日立案受理,但一直未作決定,后益陽公司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申請作出賠償決定,2015年10月28日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予以立案。在審理過程中,2016年3月1日,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針對益陽公司申請民事執行案,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裁判結果】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認為,益陽公司認為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錯誤執行給其造成損害,應當在執行程序終結后提出賠償請求,決定駁回其賠償申請。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提審認為,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解封行為屬于執行行為,其為配合政府部門出讓涉案土地,可以解除對涉案土地的查封,但未有效控制土地出讓款并依法予以分配,致使益陽公司的債權未受任何清償,該行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妥善審理金融不良資產案件的司法政策精神,侵害了益陽公司的合法權益,應認定為錯誤執行行為。同時,在人民法院執行行為長期無任何進展、也不可能再有進展,被執行人實際上已經徹底喪失清償能力,申請執行人等已因錯誤執行行為遭受無法挽回損失的情況下,應當允許其提出國家賠償申請。本案中,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執行行為已經長達十一年沒有任何進展,其錯誤執行行為亦已被證實給益陽公司造成了無法通過其他渠道挽回的實際損失,故應依法承擔國家賠償責任。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經組織雙方進行協商,當庭達成賠償協議,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給予丹東益陽公司國家賠償300萬元,隨后丹東益陽公司向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撤回民事案件的執行,由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民事案件執行終結。

【典型意義】

根據國家賠償法的規定,人民法院在民事、行政訴訟過程中,對判決、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書執行錯誤,造成損害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今年是基本解決執行難的攻堅之年、決勝之年,人民法院任務艱巨、責任重大。同時,要實現基本解決執行難這一階段性目標,在抓外部執行攻堅的同時,也要堅決解決法院內部在執行中存在的問題,對自身短板絕不回避遮掩,依法當賠則賠。本案是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提審的錯誤執行國家賠償案,其典型意義在于,對于人民法院在執行程序中存在的問題不推諉、不回避,敢于承擔責任,同時也用案例的形式,對于如何理解“執行程序終結”“終結本次執行”,以及在執行程序、國家賠償程序銜接過程中,如何有效地?;ず凸娣杜獬デ肭筧說那蟪トɡ確墑視夢侍?,起到了示范引領作用,為處理此類糾紛樹立了標桿,也為倒逼和規范法院執行行為,助推實現基本解決執行難目標,起到重要促進作用。

2.劉學娟申請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刑事違法扣押賠償案

【基本案情】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對劉學娟涉嫌詐騙案立案偵查,并于2010年6月8日對劉學娟予以刑事拘留,后經朝陽區檢察院批準對劉學娟逮捕。期間,朝陽公安分局先后凍結劉學娟名下資金共計39萬余元。劉學娟之兄代其向分局繳納人民幣600萬元。8月18日,朝陽公安分局以劉學娟涉嫌詐騙132.6萬元向檢察機關移送起訴,全部涉案款項639萬余元一并隨案移交。2010年12月21日,朝陽區檢察院以劉學娟涉嫌詐騙132.6萬元向朝陽區法院提起公訴。2011年11月7日,朝陽區法院經審理認定劉學娟詐騙拆遷補償款132.6萬元的犯罪事實成立,以詐騙罪判處劉學娟有期徒刑11年,罰金1.1萬元,并將扣押凍結款項中的132.6萬元發還某鄉政府,1.1萬元用于執行罰金,余款506萬余元(含凍結賬戶期間孳息1萬余元)退回朝陽區檢察院。2012年6月20日,朝陽區檢察院將506萬余元退回朝陽公安分局。某鄉政府于2014年向朝陽區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劉學娟返還238萬余元補償款。2015年5月11日,區法院認為劉學娟補償評估報告中地上建筑物面積2247.01平方米為虛增面積,判決劉學娟返還某鄉政府虛增面積相應補償款238萬余元。

【裁判結果】

朝陽公安分局決定解除扣押并發還267萬余元剩余款項,但未提及利息。北京市公安局復議決定依法予以變更分局作為賠償義務機關的原賠償決定,并責令朝陽公安分局解除對267萬余元的扣押,發還賠償請求人,并支付相應利息。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審理認為,從本案查明的事實看,公安機關在辦理劉學娟詐騙案中,對涉案款項進行扣押并無不當。但在朝陽區檢察院將判決未認定的人民幣506萬余元退回該局后,該局除協助執行法院生效民事判決,扣劃238萬余元外,應將余款267萬余元及時解除扣押并發還,其未予發還并繼續扣押該款項違反了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北京市公安局對該款決定予以返還并承擔相應利息并無不當,但在利息計算上存在一定錯誤,遂在維持北京市公安局返還267萬余元及相應利息的決定項目之外,決定再向劉學娟支付未按期返還被扣押款項所應支付的銀行同期存款利息30萬余元。

【典型意義】

根據國家賠償法的規定,偵查、檢察、審判機關在刑事訴訟過程中,違法對財產采取查封、扣押、凍結、追繳等措施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本案即是一起典型的刑事違法扣押賠償案件,公安機關在偵查過程中采取扣押措施并無不當,但在被告人已被人民法院定罪量刑之后,其對原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涉案財物亦應及時處置。如對未予認定的涉案款繼續扣押,則有可能發生國家賠償。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通過國家賠償案件的審理,以法治思維、法治方式處理“官民關系”、調和公權力和私權利沖突,一方面救濟了受損的私權利,一方面也對于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如何依法正當行使權力,提出了反向的參照標準,同時也對于同類案件的處理具有一定的示范作用。

3.鄧永華申請重慶市南川區公安局違法使用武器致傷賠償案

【基本案情】

2014年6月23日零時許,南川區公安局接到楊其忠報警,楊其忠稱鄧永華將其位于南坪鎮農業銀行附近的燒烤攤掀了,要求出警。南川區公安局民警李云和輔警張勇接警后立即趕到現場,發現鄧永華在持刀追砍楊其忠,并看到鄧永華持刀向逃跑中被摔倒在地的楊其忠砍去,被楊其忠躲過。李云喝令鄧永華把刀放下,張勇試著奪刀未成。李云鳴槍示警后,鄧永華持刀逼向李云和張勇,李云遂開槍,將鄧永華擊傷。2014年6月23日,南川區公安局對鄧永華所持的刀進行認定,結論為管制刀具。2014年6月25日,南川區公安局決定對鄧永華涉嫌尋釁滋事予以立案偵查。2014年12月11日,經重慶市南川區司法鑒定所鑒定,鄧永華的傷屬十級傷殘。

【裁判結果】

重慶市南川區公安局對鄧永華的國家賠償申請不予賠償,重慶市公安局復議維持該決定。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經審理認為,李云作為警察,在接到出警任務后和輔警張勇到現場,看見鄧永華正持刀追砍他人,應當依法履行職責制止其不法行為。鄧永華無故尋釁滋事,持刀追砍他人,其行為已嚴重危及他人生命安全。在警察到達現場后,鄧永華不但不聽從警察命令,反而在聽到鳴槍警告后持刀逼向警察,導致被警察開槍打傷。從當時的情況看,鄧永華的行為已危及到人民警察的生命安全,故李云對鄧永華的開槍行為具有合法性。據此,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決定對鄧永華提出的賠償申請不予支持。

【典型意義】

國家賠償法以切實保障人權為核心宗旨,但同時,其亦具有促進和維護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依法行使職權的功能作用。本案中,人民警察使用武器是否合法,成為認定關鍵。在國家賠償案件的審理過程中,既不能對違法行使職權的不法行為聽之任之,漠視賠償請求人的合法權益,也不能因盲目追求所謂保障人權的效果,而對國家工作人員合法正當行為過于苛責,以至于挫傷國家工作人員依法正當履職的積極性。因此,本案的處理體現出了在“權力”與“權利”之間的保障平衡。對于違法侵權行為,依法當賠則賠,絕不護短,而對于依法正當履職行為也要給予充分的?;?,以保證國家工作人員都能夠積極依法履職盡責,從而更有效地發揮國家賠償工作保障人權、匡扶正義,以及促進法治國家和法治政府建設的雙重職能。

4.鄭蘭健申請廣東省雷州市人民檢察院無罪逮捕賠償案

【基本案情】

1996年下半年,鄭蘭健以經營煙葉生意為名,經妻弟陳貽軍、妻子宋春燕通過假抵押向吳秀華借款200萬元,借款逾期本息不還,后??謔行祿ㄔ好袷屢芯讎辛鈧@冀∠蛭廡慊セ?00萬元,但鄭蘭健未履行判決,吳秀華遂以鄭蘭健涉嫌詐騙為由向公安機關報案。2011年7月26日,雷州市公安機關以鄭蘭健涉嫌詐騙對其刑事拘留,后經檢察院批準逮捕,并移送審查起訴。2011年12月16日,湛江市檢察院指控鄭蘭健犯詐騙罪,向法院提起公訴,法院以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該院對該案有管轄權為由,將該案退回檢察機關。2012年8月16日,經上級機關指定??謔屑觳煸汗芟礁冒?。??謔屑觳煸壕蟛槿銜?,鄭蘭健行為性質是民事借貸糾紛還是刑事詐騙犯罪尚不能得出唯一排他的結論,經退回補充偵查,認定其行為構成詐騙罪仍然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決定對鄭蘭健不起訴。鄭蘭健遂被釋放,其共被羈押521天。

【裁判結果】

雷州市檢察院認為鄭蘭健被逮捕系其故意作虛偽供述所致,對其羈押屬于國家免責情形,國家不承擔賠償責任,對其賠償請求不予支持。湛江市檢察院復議決定由雷州市檢察院賠償鄭蘭健人身自由賠償金114474.12元,對其申請的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其他事項不予支持。湛江中院賠償委員會對該復議決定予以維持。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提審認為,本案系無罪逮捕賠償案,原決定對鄭蘭健被無罪羈押521天予以賠償的人身自由賠償金11萬余元并無不當。鄭蘭健因無罪被羈押521天,其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公司經營因此受到影響,應認定精神損害后果嚴重,遂在維持原決定的基礎上,決定再由雷州市檢察院向鄭蘭健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3萬元,并為其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

【典型意義】

刑事訴訟法與國家賠償法均以尊重和保障人權為原則,最根本的是要始終做到嚴格公正司法,杜絕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行為的發生。同時,根據國家賠償法的規定,因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權、生命健康權,并造成公民精神損害嚴重后果的,應予給付精神損害撫慰金。本案中,偵查機關、檢察機關對于已經過法院民事判決認定的借貸糾紛案件,以刑事手段介入,“以刑代執”,對當事人采取拘留、逮捕刑事強制措施,后無法認定犯罪事實予以釋放,應予國家賠償。本案典型意義在于,明確了精神損害及其嚴重后果的認定標準,對精神損害賠償和消除影響、賠禮道歉等賠償方式的適用參照將起到示范作用,以體現國家責任的公正性,維護司法的公信力。

5.苗景順、陳玉萍等人申請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怠于履行職責賠償案

【基本案情】

2003年3月24日14時30分許,牡丹江監獄二十二監區四分監區在毛紡廠修布車間出外役,該監區擔任小組長的服刑人員趙玉泉因他人舉報服刑人員苗秋成挑容易修的布匹,將苗叫至修布機旁邊過道上,辱罵訓斥后用拳擊打其頭部數分鐘,直到將其打倒在地,其倒地后腦枕部摔在地上導致昏迷。在此期間,車間內負責監管罪犯勞動生產安全的原四分監區監區長焦立明未盡監管職責,未進行巡視和瞭望,直至苗秋成被打倒昏迷后才組織人員將苗秋成送往醫院救治,苗秋成經搶救無效于2003年3月28日死亡。2008年10月23日,牡丹江中院作出刑事判決,以趙玉泉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2008年11月18日,寧安市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判處焦立明犯玩忽職守罪,免于刑事處罰。2013年4月18日,寧安法院經再審程序,維持寧安法院焦立明案刑事判決。

【裁判結果】

苗秋成父親苗景順、妻子陳玉萍等人據此向牡丹江監獄申請國家賠償。牡丹江監獄作出答復函,以苗秋成死亡系其他人犯毆打所致為由,對苗景順不予賠償。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復議維持該不予賠償決定。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審理認為,受害人苗秋成已死亡,其繼承人及有扶養關系的親屬有權申請國家賠償。苗秋成在牡丹江監獄服刑期間,被其他服刑人員毆打致死,監管人員焦立明因未及時制止,存在疏于監管的行為并被判處犯玩忽職守罪免于刑事處罰,故牡丹江監獄未盡到監管職責與苗秋成的死亡之間存在一定聯系,牡丹江監獄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本案應綜合考慮該怠于履行職責的行為在損害發生過程和結果中所起的作用等因素,適當確定賠償比例和數額。據此,決定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支付苗景順、陳玉萍等人死亡賠償金、喪葬費405414元,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60000元,支付被扶養人生活費等2萬余元,以上共計賠償48.5萬余元。

【典型意義】

近年來,監獄、看守所等監管機關作為賠償義務機關的刑事賠償案件數量有所增加。實踐中,對于監管人員自身違法侵權行為所致損害應予國家賠償并無爭議,而對于監管人員怠于履職,國家應否承擔賠償責任,則存在不同看法。本案中,監管人員焦立明在苗秋成被毆打時未盡監管職責,未進行巡視和瞭望,已經人民法院判決予以定罪,據此能夠認定該監管機關未盡法定監管職責。同時,此類案件的緣起并非由于國家工作人員違法使用暴力或者唆使、放縱他人使用暴力所致,故亦應結合該具體情形,綜合衡定該怠于履行職責的行為在損害發生過程和結果中所起的作用等因素,適當確定賠償比例和數額。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對于怠于履職行為,確定了應當由國家承擔部分賠償責任的原則,對國家賠償責任理論與實踐予以適當補充,從而更加彰顯了國家賠償法立足尊重與保障人權,促進國家機關依法行使職權的立法目的與意義。

司法救助案例

6.***申請刑事被害人司法救助案

【基本案情】

***系在校小學生,在其父親張振軍、母親孫桂榮、姐姐張紅被害身亡后,與年邁的爺爺、奶奶共同生活。2016年11月29日,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6)內07刑初7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一、被告人宮興連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二、被告人宮玉俠犯幫助毀滅證據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三、被告人宮興連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陳秀英、張廣文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86814元。宣判后,***、陳秀英、張廣文對附帶民事部分不服,提出上訴;宮興連對刑事部分不服,亦提出上訴。2017年9月29日,內蒙古高院作出(2017)內刑終122號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經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法官依職權告知,***向該院提出司法救助申請。

【裁判結果】

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救助申請人***系未成年人,在父母被害后喪失生活來源,與爺爺、奶奶共同生活,但其爺爺、奶奶均已喪失勞動能力,刑事附帶民事賠償尚未執行到位,生活面臨急迫困難,屬于應當予以司法救助的情形。結合內蒙古自治區2016年職工月平均工資標準和呼倫貝爾市當地生活水平,考慮***家庭困難程度,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和規范人民法院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見》的相關規定,決定給予***司法救助金15萬元。

【典型意義】

刑事案件被害人受到犯罪侵害而死亡,因加害人沒有賠償能力,依靠被害人收入為主要生活來源的近親屬無法通過訴訟獲得賠償,造成生活困難的,是現行國家司法救助政策明確列舉的應予救助的情形之一。本案是此類情形的典型案例,同時也是人民法院主動甄別、救早救急、有效保障生存權利、真誠傳遞司法溫暖的示范案例。本案救助工作并未等到執行不能才啟動,而是刑事承辦法官在發回重審過程中發現并依職權告知被害人近親屬提出救助申請。隨后跟進的救助案件承辦法官不僅積極引導申請人完成救助申請,而且第一時間冒著零下四十度的嚴寒、踏著過膝深的大雪,深入大興安嶺腹地到申請人家中調查核實情況。正是因為前期工作的高效和扎實,本案救助金才得以最快速度落實到位,使遭遇巨大不幸的小***生活上的困難得以緩解,體現了司法救助工作扶危濟困的價值所在。

7.劉發金、徐全容申請刑事被害人司法救助案

【基本案情】

劉偉因被故意傷害經搶救無效死亡,死后其父母劉發金、徐全容無償捐獻了劉偉的肝臟和腎臟。2016年9月6日,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6)浙10刑初49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以故意傷害罪,分別判處被告人余峰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被告人李三濤有期徒刑六年;以尋釁滋事罪,分別判處被告人王興偉有期徒刑三年,判處被告人余復賽有期徒刑一年;同時判令四被告人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劉發金、徐全容經濟損失59萬元。宣判后,余峰對刑事部分不服,提出上訴。2016年12月22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6)浙刑終480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因搶救劉偉,其父母已支付醫療費近14萬元,但四被告人僅賠償到位4萬元,劉家生活因此陷入急迫困難,靠舉債度日。經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法官依職權告知,劉發金、徐全容向該院提出司法救助申請。

【裁判結果】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救助申請人劉發金、徐全容系農村低收入家庭,又因搶救被故意傷害的唯一兒子劉偉支付大額醫療費,但劉偉仍然不幸去世,致二申請人經濟和精神遭受雙重打擊,生活陷入急迫困難,屬于應予司法救助的情形。在劉偉去世后,二申請人無償捐獻其肝臟和腎臟,挽救了三位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應予褒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和規范人民法院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見》的相關規定,決定給予劉發金、徐全容司法救助金9萬元。

【典型意義】

惡性人身傷害類刑事案件不僅會給被害人及其親屬造成嚴重的身心損害,且往往會產生高額的醫療費用,使眾多家庭難以承受,故現有國家司法救助政策將其作為重點救助范圍加以規范。對于這類情形,既要救早救急,也要從優用足救助金。本案中,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不僅在審判程序中就對被告人賠償能力進行了核實判斷,據此及時依職權告知申請人提出司法救助申請,而且在一般考量因素基礎上特別考慮了其捐獻器官情節,據此從優用足救助金。如此,既緩解了被害人家庭的急迫困難,又褒揚了申請人所具有的善舉,從而在物質、精神上給予申請人以最大程度的精神慰藉,充分體現了“國家有正義、司法有溫度”的司法救助制度效益,以及傳遞和弘揚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正能量。

8.謝蘭松申請民事撫養糾紛司法救助案

【基本案情】

謝蘭松于1997年與高杰登記結婚,于2001年開始出現精神異常。2013年9月22日,高杰訴請離婚。2014年春節前,高杰將謝蘭松送回娘家居住。2014年2月21日,謝蘭松的父親將其送往醫療機構診治,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癥。2015年1月26日,謝蘭松向浦北縣法院提起扶養費糾紛之訴。同年4月15日,浦北縣法院作出(2015)浦民初字第256號民事判決,判令高杰支付謝蘭松扶養費10200元并從2015年4月起每月支付謝蘭松扶養費600元,直至謝蘭松精神病痊愈并能獨立生活為止。因高杰未按生效判決自覺履行,浦北縣法院依法對其強制執行,但高杰無財產可供執行。謝蘭松父母均是八十多歲的農民,家庭生活因照顧診治謝蘭松更加困難。

【裁判結果】

廣西壯族自治區浦北縣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謝蘭松是扶養費執行案的申請執行人,具備國家司法救助申請人的資格。謝蘭松因被執行人高杰沒有履行能力而生活困難,其申請符合國家司法救助的情形,應當給予救助。結合謝蘭松實際遭受的損失、目前家庭的經濟情況以及本地基本生活水平所必需的最低支出等因素,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和規范人民法院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見》的相關規定,決定給予謝蘭松司法救助金5000元。

【典型意義】

父母子女之間具有撫育贍養義務,而夫妻之間具有相互扶助的義務。一方通過訴訟追索贍養費、扶養費、撫育費,本來就是充滿辛酸的不得以之舉,若因被執行人沒有履行能力而陷入生活困難,申請執行人必將遭受感情上和經濟上的雙重打擊。對此類情形予以適當救助,不僅能緩解涉案群眾的急迫生活困難,而且能預防某些人倫悲劇的發生,從而維護社會和諧穩定。本案中,浦北縣法院不僅按照現行國家司法救助政策規定在民事判決金額內給予謝蘭松適當金錢救助,而且通過協調當地政法委、婦聯等機關為其申請了低保和殘疾人生活補助。此舉既充分彰顯了黨和政府的民生關懷,傳遞了人民司法的溫度,又為同類案件的辦理提供了很好的示范樣本。

9. 李洪清、陸成鳳申請行政訴訟司法救助案

【基本案情】

李洪清、陸成鳳夫妻系四川省漢源縣富春鄉楠木村3組村民。2010年9月30日,二人在承包地內采收黃豆時遭到國家二級?;ざ錆諦芟髦律?。在搶救和治療二人過程中,當地林業部門承擔了大部分醫療費用。經司法鑒定,二人的傷殘情況和后續醫療費用為:“李洪清的傷殘等級定級為三級傷殘,后期醫療費用共計54500-77500元,如遇并發癥或感染等費用可能增加,以當時具體出具為準;陸成鳳的傷殘等級定級為四級傷殘,后期醫療費用共計30700-35600元,如遇并發癥或感染等費用可能增加,以當時具體出具為準?!焙笠蚴S嗉昂笮攪品延夢椿窠餼?,李洪清、陸成鳳以請求“判令四川省人民政府在有關野生?;ざ鍶松砩撕Σ鉤グ旆ㄉ形闖鎏ǖ那榭魷攣昵肴司】旖餼魴攪坪蛻畹南質道鹽侍狻蔽?,以四川省人民政府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以訴訟請求較為概括、抽象、不具體為由,判決駁回訴訟請求。二人上訴后,四川高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8年,李洪清、陸成鳳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國家司法救助。

【裁判結果】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申請人李洪清、陸成鳳確因案件原因陷入生活急迫困難,屬于“人民法院根據實際情況,認為需要救助的其他人員”,應予一次性司法救助。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和規范人民法院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見》的相關規定,決定給予李洪清、陸成鳳司法救助金10萬元。

【典型意義】

本案系人民法院在審理行政訴訟案件過程中決定予以救助的典型案例。本案申請人因受到國家?;ざ鏘鞫虜?,雖然部分醫療費已由當地政府承擔,但大量后續醫療費用無法落實,生活因此陷入急迫困難,應予救助。司法救助金基本解決了申請人取體內醫用“鋼板”的治療費用,解了其燃眉之急,申請人服判息訴并向法院寄來感謝信。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決定救助的同時,堅持能動司法,先后向四川省人民政府、四川省漢源縣人民政府發出司法建議書,建議省政府盡快制定《四川省陸生野生動物危害補償辦法》,建議縣政府依法及時處理案涉補償問題。據了解,兩份司法建議書得到及時反饋,漢源縣政府積極落實后續補償事宜,四川省政府起草的《四川省陸生野生動物危害補償辦法》已公開征求意見,法院辦案過程中以一案推全面,推進了社會治理格局創新,實現了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10. 常章海申請執行道交侵權賠償司法救助案

【基本案情】

常章海系河北省魏縣東代固鄉張故村的一名以種地為生的農民。2015年9月18日19時許,申某駕駛小型客車與駕駛電動三輪車的常章海相撞,致常章海重型顱腦損傷、肺挫傷等全身多處傷害。住院治療期間,申某為常章海支付醫療費55000元。后因不能承擔巨額醫療費,常章海被迫出院,出院時仍處于重度昏迷,遺留有植物狀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經司法鑒定為一級傷殘。起訴后,魏縣人民法院判決:被告申某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常章海609554.22元。因申某未自覺履行,常章海申請強制執行。執行期間,肇事車輛經評估變賣僅得款23000元,申某又分三次交執行款17000元。經窮盡執行措施,剩余56萬余元賠償款仍未能執行到位。經法院法官依職權告知,常章海家屬代為向法院申請司法救助。

【裁判結果】

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材料和實地走訪發現,常章海家處農村,沒有其他工作和經濟收入,生活特別困難,同時,常章海因交通事故致殘,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已產生的醫療費等高達50多萬元,但仍需繼續治療,整個家庭負債累累,陷入絕望之中。該院認為,常章海的申請符合國家司法救助的條件,根據其受傷程度及其家庭經濟困難狀況,決定給予常章海司法救助金13萬元。

【典型意義】

因道路交通事故等民事侵權行為造成人身傷害,無法經過訴訟獲得賠償,造成生活困難的,是現行國家司法救助政策明確列舉的應予救助的情形之一。本案是這類情形的典型案例,同時也是人民法院認真審查、及時救助、幫助因案致貧群眾重新燃起生活希望的示范案例,充分體現了國家司法救助“救急救難”的功能屬性和“加強生存權保障”的價值取向。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核實常家的情況后,以最快速度辦結了本起救助案件,緩解了常家的燃眉之急。當法官們將救助金送到常章海的病榻前時,其妻子激動地流下了眼淚。經過治療,常章海病情緩解。2018年春節前夕,常章海給辦案法官發來感謝短信:“我們已經不再像當初那樣絕望,家里的日子也慢慢好起來,我也會積極治療,堅強活下去”。


熱點

在線留言 在線留言